历史

光彩门之战产生在那里?光彩门之战终究两军的伤亡若何?

  光彩门之战产生在那里?光彩门之战终究两军的伤亡若何?明天趣汗青小编就为巨匠具体解读一下~

  1937年的12月1日,日方下达了《大陆第八号号令》,日本起头由旱路方面协同起头向南京大肆防御,南京保卫战打响。日军来势汹汹,并且兵分多路遏制进犯。先是第九师团攻占了淳华镇和周边地域,而后再向南京的光彩门和中庙门倡议固守。接上去咱们就一路来领会一下此次大战吧。

image.png

  一路以第16师团为主力从句容方面防御,占有句容后顿时攻占汤山、紫金山、西山、承平门、中庙门;以第13师团的山田支队为主力,向镇江四周防御,对扬子江左岸地域推动;第114师团从潥水,秣陵关将军山一带防御;第6师团主力防御牛首山和将军山一带,余部曲折防御牛首山前方板桥镇。

  12月6日,战斗正式打响。日军停顿敏捷,很快攻陷了西山、紫金山、雨花台一线阵地,直扑到光彩门下。为禁止日军防御步调,保卫光彩门,公民反动军第71军第87师361旅受命从白骨坟、孩子里、工兵黉舍一线阵地撤回,收缩兵力戍守在光彩门一线。

image.png

  光彩门,是南京明城墙内城十三座内城门之一,明代期间叫作正阳门,属于南都城的正门。光彩门位于南京御道街最南端,表里都是复合型瓮城。1931年,为记念辛亥反动江浙联军今后门进入规复南京,故而更名为光彩门。光彩门城高墙厚,日军要想攻陷光彩门一定要支出严峻价格。

  日军要拿下南京,必须攻陷光彩门。光彩门同样成为了日军打得最剧烈、伤亡最繁重的一座城门,旅长陈颐鼎带领的361旅杀得日军惶惶不安,死伤繁重。战斗打响后,第361旅苦守城门各处阵地,操纵高峻的城墙阻击日军,与鬼子遏制了惨烈的搏杀。日军的普通大炮没法捣毁城墙,鬼子不得不集结更多大口径火炮前来攻城。

image.png

  据日军战报《第9师团作战颠末提要》记录:“(皇军)取得150毫米榴弹炮、105毫米加农炮、150毫米加农炮、240毫米榴弹炮等重炮队伍的辅佐,得以在坚忍的城墙上炸开了三处冲破口。”日军炮击南都城墙,以重炮瞄准一个点遏制凿击,像凿子一样一点点将城墙凿开两个缺口。缺口被凿开后,日军乘隙涌入城中。

  12月10日下战书5点许,日军第9师团第18旅团第36联队的先锋一个大队约150人,由大队长伊藤义光少佐带领,乘中国守军从大校场退却时,疾速跟踪,闯入了光彩门瓮城的城门洞,诡计冲进城内,环境万分告急。陈颐鼎命令守军敏捷倡议还击,搏命将城门封闭,并从城墙上以机枪集火将这小股鬼子压抑在城门洞内,堵截了这股日军与大队伍的接洽。

image.png

  城门洞苦战的同时,日军第36联队的一支数百人(战报上说500人)的队伍在坦克的保护下,闯入到光彩门两侧被日军重炮炸塌的城墙缺口闯入城内,闯入纵深约百米。日军占有沿街两侧衡宇作为据点,诡计保护日军大队伍闯入城中。

  当天夜里,第259旅旅长易安华带领一个增强团,从通济门外,向西南标的目的防御侵入光彩门之敌;陈颐鼎率两个增强营,由清冷巷、地狱村协同第二五九旅夹攻闯入光彩门之敌眼前,并禁止小石川四周仇敌声援。颠末8个多小时的浴血奋战,终究将闯入到光彩门两侧的日军覆灭,光彩门两侧尸横各处。这股前来声援的日军,几近被全歼。

image.png

  日军援敌被歼,但守军也支出了极大伤亡,易安华旅长、两名中校顾问、两名营长和30多名连排长和数百名流兵壮烈就义,战斗堪称惨烈,就义堪称繁重。11日清晨,打退日军的防御以后,中国守军立即用装满土壤的麻袋与石块,封堵了两处城墙的缺口。

  日军援兵被歼,但躲进光彩门城门洞内的鬼子仍然在顽抗。当日早晨深夜,教诲总队第二团团长谢承瑞从光彩门城楼箭墙上,将大批汽油桶拎开盖子以后和大批木料扔下,再丢下大批手榴弹,城门洞内立即燃起熊熊大火。

  11日破晓,陈颐鼎命令敏捷反击,覆灭城门洞中这股顽敌。谢承瑞团长亲身带领一排勇敢的兵士,俄然把城门翻开,10几挺机枪一齐射向日军,不少鬼子就地被打死。与此同时,声援的敢死队用绳子从城墙吊颈下去,用机枪和手榴弹把占有沙包袋洞里的仇敌全数覆灭。日军伊藤光义大队长被就地击毙,缉获轻重机枪数挺、左轮手枪、战刀、钢盔等战利品多件。剩下10几个被打伤的日本兵,龟缩在城门洞深处,用瓦砾修建起姑且防垒,期待救兵苟延残喘。

image.png

  那时的报纸登载了光彩门之战的剧烈环境:“10日黄昏,光彩门一带城垣被敌军攻城炮击毁数处,敌军一部虽闯入城内,立即被我包围覆灭。敌遗尸五百余具,仅10人生还。我军士气悲壮,巨匠抱必死之心,敌图唾手而得南京之胡想,已蒙受第一次之严峻冲击矣。”

  12月12日晚,南京守城战局势已去,沦亡期近。保卫光彩门的第361旅受命退却,连夜撤退光彩门向下关一带包围转移。13日清晨5点,日军第9师团一部才占有光彩门,别的一部从光彩门与中庙门之间被炸出的缺口处防御,攻入城中。

  日军固然攻入了光彩门,但却履历了最窝囊的一幕。当日军大队伍闯入光彩门时,残存未死的10多个苟延残喘的日本兵从城门洞里爬了出来。当这些半死不活,创痕累累的日本兵支持起家体来接待友军进城时,早已被打得神经高度严重的日军误将他们当做了中国兵士,10多个日本兵闯入城门洞及第起刺刀将这些兵强马壮逐一刺死。日军在城门洞内自相屠杀,这在抗战中是少见的。

image.png

  那时被杀死的日本兵中有一人这天本《福冈日日动静》的记者北山国雄,日军杀了北山后才从他的口袋里收到了记者证件。日军批示官将此视为羞辱,并严令封闭动静,但终究动静仍是泄漏,日本言论哗然,日军在光彩门受到了史无前例的羞辱。

  12月20日,日军占有南京以后,日军上海调派军司令官朝香宫鸠彦亲王中将特意分开光彩门,观察光彩门苦战的园地。在听取了日军第9师团第36联队联队长胁坂次郎大佐、第四中队中队长葛野、第一中队中队长山际的战斗报告后,被中国兵士的勇敢所震动,被日军兵士的惨败所痛心。因而在光彩门设香案膜拜中日阵亡将士亡灵,为这些勇敢的将士挥泪。

  1938年2月,朝香宫鸠彦前去日本后,在位于日本东京的官邸天井内,特地建造了一间以“光彩”定名的茶馆,并且亲身题写茶馆名字,特地用来接待仆人。同年4月,日本别的一位皇族亲王东久迩稔彦也前去光彩门吊丧。因而可知,此战对日军形成的心思暗影有多大,对日军的影响有多深。

image.png

  南京沦亡后,批示光彩门之战的陈颐鼎带着两个卫士冲出了重围,他们下关搭上了一条竹筏,冒着被滚滚江水淹没的风险横渡长江。在履历存亡险关以后,他们终究渡过了长江,分开了这座炼狱般的城市。

  决战苦战光彩门,陈颐鼎批示361旅鏖战日军6日夜,痛歼、火烧日军500余,赐与了日军极大杀伤。在自动撤退光彩门前,日军在光彩门下无法动弹,最初还因神经高度严重自相屠杀,日军遭受了南京保卫战中的最大羞辱。

  光彩门之战,固然以弃守而了结,但至本日读来仍然使人奋发。

  免责申明:以上内容源自收集,版权归原作者一切,若有加害您的首创版权请奉告,咱们将尽快删除相干内容。

保举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别史
  • 文史
  • 文明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图说天下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