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一二八工作战争概况:日军三次增兵我军自愿退却

  日军第一次增兵及得胜

  日军寝兵后,死力增兵。日本水兵省立即号令佐世保第二十六队摈除舰4艘,由巡洋舰“龙田号”率领,于1月30日达到上海并于黄浦船埠登岸,随舰而来的包含佐世保第三出格陆战队兵士474人及多量军械。

  1月31日晨,日本航空母舰“加贺号”(26000吨)和“凤翔号”(7470吨)搭载第一航空队约30架飞机达到上海,停靠于上海以东约130千米的马鞍列岛海面;下战书4时,巡洋舰“那珂号”(5195吨)、“由良号”(5100吨)和“阿武隈号”(5100吨)3艘及水雷舰4艘抵沪,并载陆战队2000多人,分批登岸。

  2月1日,日本邮轮“照国丸”载来横须贺第一出格陆战队(525人)于上海汇山船埠登岸。

  2月2日,日本水兵中心部将长江一带第一遣外舰队之外的舰船,以“出云号”为旗舰(“出云号”2月6日达到上海),由水兵中将野村吉三郎为司令官,构成第三舰队,同一批示投入战争。

  日军兵力增添后,于2月3日起头,再度向闸北、八字桥等地的中国守军固守,仍被中国守军击退。2月4日,日军策动第一次总攻,烽火扩大到江湾、吴淞一线。苦战镇日,吴淞露天炮台,虽被敌狂轰滥炸捣毁,但在中国守军抵当下,日军一向不能登岸。那时调归十九路军156旅第4团批示的第88师高射炮连击夕照机一架。这次总攻被破坏后,盐泽幸一被罢免调回本国。

  代替盐泽职务的是新组建的第三舰队司令官野村吉三郎中将。野村离职后,日军起头声援陆军。早在上海场面地步严峻时,日本就曾筹算调派陆军,可是为水兵所谢绝。可随着战事倒霉,水兵不得不向陆军求援。2月2日,日本内阁便抉择正式调派陆军。因为上海战况垂危,抉择派出上海调派混成旅团(旅团长下元熊弥少将)与第九师团(师团长植田谦吉中将),并先交运奉上海调派混成旅团和自力战车第二中队等部(尔后称混成第24旅团)。同时,日本水兵也增派横须贺第2出格陆战队赴援上海。混成第24旅团于7日午后在吴淞登岸。至此,日本海陆空军已增至万人以上。2月8日破晓,日军混成第24旅分3路向张华浜、蕴藻浜、吴淞镇防御,均被我击退。

  2月10 日,中国守军第122旅第6团由刘家前进至杨家行,戍守胡家庄沿蕴藻浜北岸至吴淞之线。请缨赴援的张治中第5军第87师第261旅于12日由南翔进至嘉定,并派1个团代替罗店第122旅第4团之防务。

  2月11日,野村对西方记者说:“日军度过蕴藻浜之日,即为日军步履遏制之时。”又说:“日军在吴淞踏平华军濠沟之日,为时不远。请渚君拭目相观,届时便可竣事华东之抵当。”

  11日下战书,日军在闸北狂轰溢炸的同时,向蕴藻浜、曹家桥一线大肆防御,并不时声援.十九路军狠恶抗击,两边搏斗,战况极为剧烈。至晚,抨击打击之敌被全数击退。13日,日军陆军一个大队一度超出蕴藻浜、纪家桥一线,立即受到第六十一师张炎旅的夜袭。中国戎行夺获枪械甚多,终使敌军溃败。至此,野村诡计从几路包抄吴淞中国戎行的打算,终被破坏。

  日军第二次增兵及中方庙行大捷

  2月8日,日军在吴淞蒙受重创的动静传到东京后,按照日本天皇核准的命令,日军顾问总长载仁急令陆军第九师团(师团长植田谦吉)敏捷声援上海。2月13日午后,第九师团主力达到上海港,16日,该师团全部官兵于吴淞登岸终了。由此,第九师团长植田中将代替了野村的统帅职务。此时,日本加害军海陆空兵力已达3万余人,野炮六、七十门,飞机60余架,并有舰艇数十艘调集于吴淞口。

  植田起首于13日深夜颁发申明,传播鼓吹:“若有波折本师团实利用命者,必将采用判断方法,决不迟疑。”18日,植田又向蔡廷锴提出了最初通牒,内称:“贵军应立即遏制战争步履;并应在2月20日午后5时前,从以下地域退却完了:在黄浦江西岸地域,从毗连租界西端曹家渡镇、周家桥镇及蒲淞镇以北退却;在黄浦江东岸地域,从毗连烂泥渡及张家楼镇线以北退却,各退却至间隔各租界边境线20千米地域(包含狮子林炮台)之外。同时,撤消在以上地域内的炮台等其余军事举措办法,并不得再设置。……以上各条如不见实施,日军不得已将对贵军采用自在步履,由此产生的统统效果,应由贵军担负。”

  蔡、蒋接到植田的最初通牒后,命令火线队伍向日军阵地狠恶开炮,作为对植田最初通牒的回覆和正告。

  20日晨,植田令日军全线总攻,采用中心冲破,两翼卷击的战法,以第9师团主突江湾、庙行连系部,诡计北与久留米旅围攻吴淞,南与陆战队合围闸北。日军先以大炮轰击,继之以步兵协同坦克队伍,分两路抨击打击张华浜一线和杨树浦一线,均被中国守军击退;闸北日军千余人和坦克十余辆,因触地雷,死伤枕藉。21日,植田亲身批示步兵数千人,在飞机、大炮共同下,向中国守军阵地打击,两边伤亡均重,战争延至23日拂晓,日军试图从江湾车站包抄江湾镇,中国守军勇敢抗击,屡次冲锋,生俘日军余暇升少佐及兵士数百人,日军不支始败退(日军侵华战争P181)。

  庙行方面,原十九路军防地,于16日起为声援的第五军接防。第五军军长张治中,下辖第87师、第88师和陆军军官黉舍教诲总队,三军约二万多人。第87师(张治中兼师长,副师长王敬九)下辖孙元良的259旅,宋希濂的261旅,担负胡家庄沿蕴藻浜北岸经曹家桥至吴淞以西之线;第88师(师长俞济时,副师长李延年)下辖钱伦体的262旅,杨步飞的264旅,担负由江湾北端经庙行镇、周巷至蕴藻浜南岸之线,教诲总队(总队长唐光霁)之一部担负狮子林南北闸汭、川沙口、浏河口、杨林口、七丫口沿江一线鉴戒。

  22日,日军第九师团倾巢出动,抨击打击第五军88师之庙行阵地,飞机轰炸镇日不停,数千发炮弹轰击中国守军阵地。但在张治中亲身批示下,由孙元良旅、宋希濂旅和十九路军61师的三面夹攻下,敌遭惨败,庙行阵地终究化险为夷。日军第九师团及久留米混成旅团之精锐,伤亡沉重。此即为“庙行大捷”。尔后良多天,敌军虽不时轰击和防御,但均被守军击退。日军蒙受重创,由全线防御转为重点防御,再由重点防御自愿中断防御。至25日,植田的总攻击算也颁布发表停业。


  日军第三次增兵及中方退却

  此时,日本水兵第三舰队旗舰出云号,被十九路军敢死队潜水炸伤,日本国际震撼;且因劳师动众,战事难以持久。为此,23日,经日本内阁集会抉择,敏捷调派陆军声援。因而顾问本部抉择成立上海调派军司令部,由前田中内阁陆相白川义则上将代替植田,增派第十一师团(师团长厚东笃太郎中将)、第十四师团(师团长松木直亮中将)和飞机一百多架来华,以便在上海策动更大范围的防御。

  颠末屡次增兵,白川率领下的上海日军兵力已达7万余人、兵舰80艘、飞机300架,战争力骤增。那时中国守军总兵力缺乏5万,设备又差,并且经一月苦战,伤亡比拟严峻,左边太仓浏河地域江防软弱。白川罗致前三任批示官正面防御得胜的经验,抉择从翼侧浏河登岸,两面夹攻淞沪守军。批示第9师团等部正面防御淞、沪,以第3舰队护送第11师团驶入长江口,从浏河口、杨林口、七丫口俄然登岸,快速包抄守军后路。3月1日,日军在闹北、江湾、庙行各方面都策动了防御,用重炮、野炮、钢炮和飞机持续轰炸,步兵则乘势进击,白刃相搏,两边伤亡均重;与此同时,白川密令第11师团,操纵浏河方面中国兵力薄弱的缺点,在七丫口、杨林口、六滨口等地强行登岸,加害浏河。浏河的沦陷,使中国戎行侧、前方均受严峻要挟,因而,不得已于3月1日晚三军退守第二道防地(即嘉定、黄渡之线)。2日日军攻占上海。3月3日,日军占据真如、南翔后颁布发表寝兵。

  公民当局的对日构和和国联交际

  上海抗战产生后,南京当局采用“一面抵当,一面构和”的政策,是以在抵当之际,一面照会西欧列国和国联,要求“实施其公约之义务”。因为上海战争间接要挟到各帝国主义益处,是以,迫使他们采用比看待九一八工作较为主动的立场。正因如斯,在上海战争进程中,由英、美、法出头具名奔忙的“补救”一向不时。

  工作第二天(29日),驻上海的英美领事即出头具名补救,中日述成寝兵三天的步履和谈;但现实上日军并未遏制防御。2月2日,英、美、法、意、德五国各自照会中日两国,“发起遏制抵触;(一)两边按照以下前提,立即遏制各类暴力步履;(二)两国间尔后不再有带动或筹办任何友好步履;(三)在沪中、日作战职员,加入相互打仗地址;(四)设立中立区,分手两边作战职员,以掩护大众租界,该项地域由中立国军警驻防,各类方法.由领事团制定;(五)两国一经接管该项公约后,不先提出要求或保留,即按照非战公约及十仲春九日国联抉择案之精力,在中立国察看者或到场者辅佐之下,敏捷遏制商讨,以处置统统悬案之事务……。”南京当局对这一有损中国国土主权的发起,根基表现赞成。而日本却提出在上海、汉口、天津、广州、青岛等大商埠四周,齐截不住兵区,宽十五至二十英里,以匹敌英、美等五国共管上海的打算。

  1月29日,中国驻国联总代表颜惠庆受国际唆使,在国联理事会第六次集会上讲话,就日本防御上海提请国联存眷,并接洽到西南事务,主意国联章程第十条(对于尊敬同盟列国的国土完整和政治自力的条目)和第十五条(对于同盟理事会对有决绝之虞的胶葛遏制检查的条目),应合用于日本的对华加害。国联理事会不顾日本否决受理了中国提案。第二天,国联秘书长发起构造“国联委员会”赴上海查询拜访中日抵触,后又抉择成立“上海查询拜访委员会”。中方代表立即表现赞成。南京当局对国联干与干与上海战事抱有很大的但愿。

  2月4日,蒋介石日志云:“只需不丧国权,不沦陷土,日寇不提难以接管之前提,我方便可乘英美干与之机,与之构和;不可以或许列国干与而我反出以倔强,致生倒霉影响也。”

  公民当局为尽早竣事淞沪战争,除西欧列强的补救外,还另辟了一条间接构和渠道。何应钦在报请蒋介石赞成的环境下,派军政部次长陈仪和陆军步兵黉舍校长王俊间接与日军谋和。王俊10日同日军第九师团顾问长(原日本驻沪使馆文官)田代皖一郎少将构和。

  2月12日,中国代表根据国同盟约第十五条第九款,要求调集国联出格大会处置中日胶葛。国联理事会不顾日本代表的死力否决,20日抉择将中日抵触移交国联大会处置,并以3月3日(日内瓦时辰)为大会闭会日期。

  2月下旬,美国国务卿史汀生也再次出头具名正告日本,重申《九国公约》等必须保护。2月23日,美国国务卿史汀生以给商讨院交际委员会主席波拉(William E. Borah)的书的情势,申说保护中国流派开放政策及九国公约、非战公约的主要性,重申“不认可主义”的立场,表现美国当局“不能认可任何影响咱们当局及国民在华权力的任何场面地步,或任何该两国所订立的违背此等公约条目的公约或协议”。24日,美国当局将这封信转交给国联秘书长、中日两国当局及英法等国。同时,美国当局还抉择派代表列席行将召开的、会商中日题目的国联出格大会,但愿促进中日两边的寝兵构和,尽早竣事上海战争。但另外一方面,就在日本筹办加派戎行援沪时,史汀生又对日本驻美大使出渊表现,美国当局不鼓动勉励制裁日本的步履。(中华民国史第8卷第68—69页)

  2月28日晚,中国交际代表顾维钧应英国驻华舰队司令凯莱之请,偕十九路军顾问长黄强到英舰“肯特号”,与日水兵司令野村及日本辅弼私家代表松冈洋右接见会面。在凯莱的居间补救下两边商量三小时,告竣体谅工作五项:“(一)两边同时撤兵;(二)日本不发起永远撤出吴淞或狮子林炮台之题目;(三),中日合组委员会,邀第三国观察员到场,监视两边撤兵;(四)退却地域由中国持续利用差人权;(五)中国戎行退至真如,日本戎行退至大众租界及越界筑路地段,美满后,中国戎行退至南翔,日本戎行退回舰上。”29日,中国当局对五项内容做了赞成的答复,但日本当局却未予答复。

  但“肯特号”漫谈也非毫有意思,国联理事会主席彭古得悉“肯特号”漫谈概况后,于2月29日召建国联理事会第十四次集会,会上经由过程了补救上海事务的四点打算,粗心为:在列国驻上海文文官员的赞助下,敏捷缔结寝兵的处所性协议,而后由在上海有特别益处的列国代表召开圆桌集会,就大众租界、法租界及住民的宁静保障方法和为处置其余题目而遏制方法。随后,英、法、意、德、西班牙等国代表分歧表现附和该打算,中国代表颜惠庆、日本代表佐藤尚武也都准绳上表现大抵赞成。

  但3月2日,因日军迫使中方后撤到第二防地,日方立场又倔强起来,提出了四项刻薄前提,再主要求中国戎行先行后撤才遏制进犯,日军撤兵只先撤至上海及吴淞地域,并不愿受中立国监视撤兵。中国当局对此明白表现了谢绝。3日,日军再次策动防御。同日,美国国务卿史汀生召见日驻美大使出渊,求全谴责日本一面接管国联2月29日抉择一面又持续扩大军事步履的做法。

  免责申明:以上内容源自收集,版权归原作者一切,若有加害您的首创版权请奉告,咱们将尽快删除相干内容。

保举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别史
  • 文史
  • 文明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图说全国

换一换
萨阿丹网请问去萨阿丹网请问去萨阿丹网请问去萨阿丹网请问去萨阿丹网请问去萨阿丹网请问去萨阿丹网请问去